首页 > 撒个野 > 夜扑蝉

夜扑蝉

2019年7月17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

蝉,又名知了,老家音译叫“马知了”,蝉脱皮前的虫体,叫法多了去了,“马猴”,“树猴”,“爬楂(音译)”,都没有我们家的叫法高大上,我们叫“老咕狨(音译)”……一般人估计根本听不懂,何方言语。

仲夏来临,蝉鸣瑟瑟,夜半三更都不消停,碰上个偶然的机会,老爸回来了,在一场毛毛小雨过后,我们相约来一块捕蝉大战,全家出动,兵分三路;

我和老爸先去探的路,A区树木,一无所获,赠送满身的雨水;

胜利会师后,向B区树木进发,“这有一个”在一声划破黑暗的尖叫声中,我们收获了第一只正在努力向上爬的战利品;

脚趾锋利,步伐矫健,四平八稳……

树干上、树叶上、树叉上、树枝上……都有它的踪迹,有了第一笔不小的收获,粗略估算有十只左右。

C区是一块玉米地,玉米苗约有半人高,刚松过地面,利于蝉蛹爬出,果不其然,那简真是尖叫声音不断,三路人马,三盏灯,三个大人,三小孩,抓的不亦乐乎

玉米叶子上面,好多好多,在手电简的斜照下,非常清晰。看来来的不算早,基本上都在蜕皮或蜕皮结束,一顿吱哇乱叫之后,基本扫空,一个人基本收获二十只左右,对于这个战果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玉米叶子上面,好多好多,在手电简的斜照下,非常清晰。看来来的不算早,基本上都在蜕皮或蜕皮结束,一顿吱哇乱叫之后,基本扫空,一个人基本收获二十只左右,对于这个战果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返回老巢,暂且存下战利品后,我们再次出发继续向着D区域出发,这个区域地形复杂,高树、低草、深沟……长竿的专用工具都用上了,不然够不着啊,都在争相奔跑,比赛谁抓的更多……

这叫一窝端,没办法住房面积太小,划拉不开啊……

除了蝉蛹,我们还收获了“土元”,第一次见这个小东西,看见还是挺慎人的,虽然它确实不咬人,谁让样子这么古怪呢!

伴随着欢声笑语,我们的丛林活动结束了,通过这次抓取行动,对蝉蛹不害怕了(刚开始的时候,不敢抓呀,不敢抓),更多了的收获了笑声和好心情,还是挺有意思的,只是少了球球(弟弟)的参与,感觉少点什么。

最后呈上我们的行动小纵队!英姿飒爽吧!

分类: 撒个野 标签: , , ,
  1.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.
  1.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