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扑蝉

夜扑蝉

蝉,又名知了,老家音译叫“马知了”,蝉脱皮前的虫体,叫法多了去了,“马猴”,“树猴”,“爬楂(音译)”,都没有我们家的叫法高大上,我们叫“老咕狨(音译)”……一般人估计根本听不懂,何方言语。 仲夏来临,蝉鸣瑟瑟,夜半三更都不消停,碰上个偶然的机会,老爸回来了,在一场毛毛小雨过后,我们相约来一块【More......

学堂佚事

学堂佚事

转眼间,天气就火辣辣的了,出门晃眼睛,弯腰晒屁股,在这样火热的天气里,寡人竟然还执著的上着学,想想都佩服自己! 不过还是蛮好的,在学校有小伙伴一块玩 ,还有玩具玩 ,还有空调吹,还有好吃的饭菜(不管你们认为如何,我只能认为好吃,不然呢?),一天下来还是蛮充实的吗! 天气热了,晚上没事溜达的【More......

惬意的儿童节

惬意的儿童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! 一年一度的儿童节又来了,今年有惊喜,老爸回来了,简直是个意外!也是巧了不是,巧了不是,今天的儿童节和周未重叠在一起了,给我了一个啷哩个啷的机会,有一个得瑟的时候…… 妈妈因为有事出差了,爸爸高铁在路上, 因为没人做饭,老爸给寡人点了外卖,香辣虾哟,辣的呲哈呲哈【More......

三岁

三岁

三年前的今天,我准备“搬家”,一家人牵肠挂肚,妈妈躺在床上,爸爸来回踱步,奶奶也在焦急等待,哥哥呢?上学去了…… 三年后的今天,我已经走进了学堂,开始了一些自己的学习和生活,说得感觉自己好像上大学了似的? 本来我今天应该在爱意漫漫的晚上,在无情得瑟中享受一次极尽奢华的晚宴,许个愿,吹个蜡……【More......

真的上学堂

真的上学堂

曾记得一个月以前,还是得瑟着跟哥哥去学校,懵懂着假装上学堂,还曾设想有一天自己上学时会是什么样呢,会想去吗? 果不其然,一个月以后,我的“愿望”实现了,真的去了学堂,上了亲子班。本想着,寡人能熬过三岁才出征,谁成想还是没躲过(为啥这么说,就是不想去呗,这都听不明白),不过还好,比哥哥要厉害,那【More......